您的位置:
0
欢迎光临太原市基督教会网站,桥头街基督教堂欢迎你
   
文章正文
【散文】走进耶稣
来源: | 作者:桥头街堂办公室 | 发布时间: 2018-04-09 | 1236 次浏览 | 分享到:

走进耶稣,你会发现许多的奇妙。

不要以为耶稣是一个人。不,他是一个神,一个完全的神。

不要以为耶稣是一个神。不,他是一个人,一个完全的人。

他是一个神也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也是一个神。这是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能懂!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人容易理解“太初有道”,却不容易理解什么是“道”。

道者老子试着解释:“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还是没有解释。

圣经给我们的话却是那么清晰那么肯定:“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他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这些话实实在在告诉我们:还没有天地的时候就有了“道”。告诉我们:这个“道”与上帝同在。告诉我们:这个“道”就是上帝。告诉我们:万物都是借着这个“道”所造的。告诉我们:生命都在这“道”中。

可是人类还是弄不明白。于是有一天,“道”就成为人的模样,来到人的中间,通过人可以认知的方式将人所不能认知的“道”表明出来。

动物园中,一群猴子在抢夺一瓶矿泉水,其中一个少壮的猴子抢到了,却不知怎么喝,倒倒这头不出水,倒倒那头水也不出来,看见瓶中之水在里面晃荡就干着急。好不容易旋开了盖子,瓶口却是朝下,水哗哗的就流掉了。人在一边也着急,想帮它把瓶子倒个个儿,一伸手,那猴子就呲牙裂嘴发出愤怒之声。其实人是好意,想帮它的忙,可是猴子不明白人的心意。就想,如果人也能变成猴子告诉它是来帮助它的,它就不会误会了。但人就是人,人无法把自己变成猴子,也无法让猴子成为人。

那个老子说得玄之又玄却在圣经中被说得明明白白的“道”,那个从太初就有的“道”,那个从太初就与神同在的“道”,那个本与神原为一的“道”,为了让人明白他的心意,就让自己从神的位置降卑成人的模样,在地上活了33年。这位从天子降为人子的神,这“道”成为肉身的人,就是耶稣基督。

从人看,他是神,他来拯救人。

从神看,他降为人,来替人赎罪。

道成肉身的目的,就是向人示爱,表达他对人的爱。

哦,这个全能的神。

哦,这个完全的人。

这个神而人子的神,这个人而神子的人。就是这么活生生地活在地上33年,许许多多的人见过他的荣光。今天,他仍在我们中间。

耶稣也不是一种理想的构架,或者一个学问一种知识一个道德。甚至,耶稣不是宗教。

耶稣是什么?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他不仅仅是道路,他不仅仅是真理,他是生命!

世界有一种智慧可以将人带到某种边缘。比如说哲学,或禅、或佛教。它们是一条途径,是一个小学的教师。它们告诉它们的学生,那是一个月亮,它们的手指向月亮,如果你以为月亮是最美的,你想认识月亮,顺着它的手指,你可以看到月亮。

但一切的哲学包括所有的宗教,它不是月亮本身。注意,它不是那个本体,它不过是一条路标,一个方向,一个指出。它是那个指向月亮的手指,是带你认识月亮的那条道路。

耶稣不同。他不仅是那个指向,他不仅是那条道路,他也是那个月亮,那个最完美的境界。顺着他的手指,顺着他为你铺出的那条道路,你可以达到那个境界。你不仅可以达到那个境界。你不仅仅是那个境界的旁观者,欣赏者,你还能成为它的光体,你可以与那个月亮溶为一体。

这就是耶稣所说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来,跟从我。这是那只手。这是那条路。

耶稣对那个井边取水的撒马利亚妇人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这是真理。

耶稣在十字架上向天父祷告说:成了!这是生命。

道路、真理和生命是合而为一的,是不可分的。

这条道路把我们引向真理,这条道路,我们得着了生命。因为这条道路是用生命铺成的,这条道路就是真理。

耶稣用自己的生命在十字架上为所有跟从他的人铺就了一条通向天父那里的又新又活的路。顺着这条路,我们可以坦然无忌地来到至圣所;顺着这条路,我们可以来到上帝的面前。当我们来到上帝的面前,我们不再是从前的我,不再是那个黑暗中、从母腹中出来的我。我们成了光明之子。

约翰顺着那手指,看见了月亮。他亲眼看见耶稣是怎样走上十字架,十字架怎样在一切罪人的面前竖起,约翰在十字架的下面,仰望那光怎样为你我背负黑暗,那圣洁的羔羊怎样为你我赎上自己的生命。

那光是真光。那死是真的死。

唯有耶稣替你和我死在十字架上,才显明他的爱是真爱。

约翰看到了那光,约翰得着了那光,约翰也成为了世上的光。

这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或死或活,都是神生命的活出。这生命就是那“光”。这是耶稣给我们的。

一个关于河流和风的故事。

有一条河流,从遥远的故乡来,一直流一直流,经过山野,路过村庄,跨越一切的障碍——但当这条河流来到沙漠的时候,它的水在一点一点消失。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