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0
欢迎光临太原市基督教会网站,桥头街基督教堂欢迎你
   
文章正文
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的榜样--纪念太原市孤儿院院长张灵造(二)
来源: | 作者:恩美蓉  | 发布时间: 2016-04-21 | 7294 次浏览 | 分享到:

四、敬虔施教的老师

我妈妈十分关心我们的学习,因为我们没有钱出外上学,她就祈祷,求告上帝,上帝感动刘杰先生教我们学文化课,她是个基督徒。还有张玉叶、张玉珍两位老师也教我们上课,她俩是姐妹,也都是基督徒。感谢主的慈爱,和老师的教导,使我们有学习的机会。

我妈妈不仅爱人如己,更可贵的是她那尽心、尽性、尽意爱神的虔诚的心。童年时,常看见妈妈手捧《圣经》阅读,吃饭前祷告,有时,还能听到我妈妈那清脆响亮的声音,高声歌唱《我灵镇静歌》(新编292首):上主在你一方;忧痛十架,你要忍耐担当......她不仅自己这样做,还教导我们:吃饭要谢恩,早晨要祷告,她还经常带我们到基督教堂(桥头街98号)、杏花岭教堂作礼拜,唱赞美诗。甚至是在炮火连天也要去。每逢圣诞节,妈妈还带我们把住的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布置得漂漂亮亮,点燃蜡烛,迎接耶稣的降生,还发给孩子们每人一份礼物,每双袜子里都装满了各种好吃的。

有天父丰盛的恩典和耶稣基督的慈爱与我们同在,我们常常祷告,唱赞美诗,度过了快乐童年。

 

五、忠心良善的管家

解放前夕,当我们极度困难,没有钱,没有粮,没有煤烧,或生病时,我们的妈妈总是恒切地祷告,一心一意,专心专意,依靠主,仰望主,信赖主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主真是创造奇迹,就给预备一切,于是,就有从四面八方给给孤儿院募捐钱,粮食,煤。妈妈就含着泪跪在父神面前感谢主,赞美主,荣誉归父神。在人不能,在神凡是都能。父神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他的慈爱直到永永远远。他的恩典永不改变也不拖延。一切都是出乎神。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正因为我妈妈尽心、尽性、尽意爱主爱神,使一个妇道人家办了许多的善事,战胜了种种困难、艰难,化险为夷。真是显现了父神的荣耀。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偶尔去看她,她正爬在桌子上写什么,忽然,她扭过头来对我说:“有一分钱,我怎么也找不到。”原来是这样;不管是教会捐的钱,或是信徒、朋友、各方各地捐助的、粮等,我妈妈有一个账簿,都要计到上面,入出相符,捐了多少,用了多少,这些钱都干了什么,她都要一清二楚,诚诚实实地记在账簿上,缺了一分钱,也要找回来,出入平衡后她才罢休。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当时我还小不懂,现在我我明白了,凡事不可亏钱人,正如圣经中教导我们说,一分钱还不清,就不能从那里出来。我妈妈最大的优点就是诚实。一分一厘都不乱花,都要用在孩子们身上或周济贫苦人。是一个诚实的基督徒。

我还记得在解放战争中,妈妈让大哥哥们挖了个防空洞,在炮火纷飞的年月里,我们都钻到了这个防空洞里,一直到太原解放了,没有一个孩子被炸死,被炸伤的。感谢父神,上帝真是孤儿的父,阿爸父是我们的避难所,完全保佑了我们的性命。

1949424日,太原解放了,1950年,妈妈就送我们上学,我们穿着一色的衣服,排着队去二完小上学。任建雄任校长。他也是孤儿,他喜欢我们。

1953年,政府接收了私立孤儿院,妈妈仍作孤儿院院长。长大的孩子,有的工作,有的住校,有的留在孤儿院帮助妈妈做事,长年继续收留孤儿。我妈妈被选为市政协委员。

 

六、忍受冤屈的公民

在“四清”、“文革”期间,有人给我妈妈写了一本黑书,书名叫 “从黑暗到光明”,竟恶意诽谤我妈妈残害孤儿、贪污等黑材料,使我妈妈和孤儿院的兄弟姐妹们都不同程度地受到牵连,被审、被整、被斗、档案里都给装了黑材料。妈妈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被审,写检查。感谢主安慰她,与她同在。也感谢父神与孤儿们同在,上帝我们的盾牌,保佑我们连一根头发也没有掉。她退休以后,到北京与她亲身女儿徐临乐在一起生活,临行前,她和孤儿院的孩子们合影了全家相片。

“文革”初期,我到北京看望妈妈,提到有人诬蔑我们都是“反革命集团”,档案里都放了黑材料,不少的孤儿被审、被整、被关、被斗、被下放。妈妈听很坦然,她了解自己,也了解孤儿院的孩子们,她更相信父神在看顾他的孩子们,只是忍耐。“文革”高潮时期的一天,圣灵特别感动我:“到北京看望你妈妈去!”我立即买了火车票去了北京,这时,她们已搬到东四八条住,我一进门,看到我妈妈脸色很不好,也消瘦多了,我问妈妈是不是病了?妈妈告我说:“人家每天让我扫街道,用筐子筛沙子,我的腰很疼痛。”

那时我还年轻,一下子就发火了,对我妈妈说:“妈,您老已70多岁人了,还筛什么沙子?从明天起,您老不要给他们去,腰痛在家养病,有人来,找我好了。”果不然,第二天上午,街道上一位女的来到我妈妈家,指着我,问我妈妈她是谁?我妈说:“她是我的养女,叫恩美蓉,在山西省里工作。”这个街道妇女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我对妈说:“妈,您明天就不要起来了,街道我去扫,不给他们筛沙子,我服侍您。”以后我就每天替她扫街道。

后来听说,竟有人将孤儿院的土地院子挖了足有几尺深,没有挖出一根骨头,也没有挖出一分钱。把原来的土地全改铺成为砖地。我妈妈白白受了冤屈。在她遭受这一切逼迫,患难期间,我没有听到过她有一句怨言,只是默默忍耐。感谢主,天父在眷顾她,搭救她,做她的盾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