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0
欢迎光临太原市基督教会网站,桥头街基督教堂欢迎你
   
文章正文
忻州的日记--献给近代殉道的传教士们(二)
来源: | 作者:海燕 | 发布时间: 2016-04-21 | 7936 次浏览 | 分享到:

190073日,星期二

 

又有信徒来,报告崞县的情况。崞县在忻州和代州之间。29岁的张葵其实还只是慕道友,但在村子里已被认为是基督徒了。他逃进邻村时被抓,就地被砍死了。

 

威廉斯铺一张纸在膝盖上,给自己的母亲写信。“我们处在丧生的危险之中。”他顿了顿,接着写道,“现任巡抚恨外国人,要把我们都杀绝了。按他的命令,所有的官员拒绝给我们保护。

 

“我们原来打算从东北逃出去,但北方比我们这里乱得更早。保()府乱得厉害,我们绝对不能逃走了……这是中国黑暗的时刻!但如果所有的传教士都被杀了,这又将会何等地感动教会!如果这是神的方式,以此将福音传遍中国,我们就决然准备好,为福音的缘故而死。我们中没有人愿意死,但我们都诚心地说:‘愿主的旨意成就。’”

 

他屈指算了一下,继续写道:“这是逃亡的第四天了。听说兵士们正在搜寻我们,我们随时都可能被抓走。这几天总是下雨,也许神是以此来救我们。神不是曾从监狱里把彼得救出来吗?他也可以如此救我们,如果这是他的旨意。”他看了看周围,天光几乎被云严严地封住了,屋子里一片昏暗。“不多写了。雷诺小姐和恩纳尔先生的记事比较全。也许这是我给您的绝笔了。”

 

威廉斯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妻子克拉娜,俯身吻了一下克拉娜翘翘的鼻尖。他重新把信纸摊好,又加上几句:“我和克拉娜一直在为你们每一个人祷告,愿你们大家都能和我们在天堂相会。亲爱的妈妈,不要为我们难过。如果我们死了,我们会死在一起,同进天堂同得冠冕。”

 

传教士们决定在山里挖洞,夜里就开始行动了。

 

190074日,星期三

 

除了狄克松要照顾生病的太太外,三位男子这两天睡在草料屋里。今天,西尼看见三个义和团从山下的村子上来,停在他们躺卧之地的下面歇脚。其中两人抬的是食物,另一个抱的是衣服,不知是从哪个信徒家里抢走的。他们走了之后,西尼在日记上记下了这一险情。“几乎不可能尽述境况的凄惶,但我们大家都因信靠主而内心有奇妙的平安。”他写道,“我不后悔到中国来,虽然我的生命也许是短暂的,但它有意义──因为它顺着主的旨意。愿主的旨意成就!我恳切地求主的拯救,也觉得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拯救,但我们经过更深的逼迫,也许更能荣耀他的名……当号筒吹响的时候,我将欢乐地跟随我主,不是以我自己的能力,乃是以他赋予软弱者的能力……”

 

傍晚,安叔根和张陵旺从太原回来了。他们打听到,传教士和他们的子女们加上法尔定本人,都被囚禁在法尔定的住所里,毓贤已经判处了他们死刑,他们随时都可能被拖出去杀掉。

 

威廉斯眼前浮现出洛维特(Dr. A. E. Lovitt)医生骑着枣红马出诊的样子:他穿的是皂色的对襟棉夹袄,卷起的袖口露出白衬里来,头上扣一顶瓜皮帽更显出前额的宽阔。洛维特的医术使他在太原远近闻名。他救人的命,如今却要为此丧命。洛维特太太呢,她一定抱着他们的婴孩杰克,哄他不要哭吧。还有别的人……

 

大家迫切地祷告之后,威廉斯找出昨天写的信,加上了太原的情况。“他们还没有遇难,我们为他们的脱险祷告。上帝是我们的喜乐,我们作好了死的准备,如果这是他的旨意。若有兵丁来抓我们,我们会逃到另一处去。因为主曾说,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马太福音10:23)愿上帝救助我们和我们的朋友们。也愿他安慰你们的心,这是爱你们的儿子和女儿的祷告。”

 

四个男子──狄克松,威廉斯,托马斯和西尼,忙于挖洞,女士们则在家里为他们祷告。如何掩埋挖出来的新土,让他们费了一番心思。

 

190075日,星期四

 

安叔根和张陵旺出发到保定府、北京、或天津,找人救太原和忻州的传教士们。安叔根的草帽缝里藏了一张便条,写着太原和忻州的情况。

 

他们上路没走多远,就被义和团截住了。没费多大的劲,义和团就知道了他们是忻州传道站的厨子和帮手。两人都被认为是该死的。安叔根对为首的拳民说:“我是五十岁的人了,是信耶稣的,今日就是我的死期。只是这个后生,刚满十六岁,还没活人呢,求你们开恩让他回家去。”为首的把眼睛眯起来,打量着这两个人,稀奇他们竟然面无惧色。他冷笑几声,还没有发话,就听见少年激烈地说:“安大伯,让我和你一起死吧,我不顾惜这条性命。”

 

于是他们被杀死,尸身又被扔进火里烧了。(他们遇难的消息并没有传回刘家山,传教士们一直到被抓之日仍在等候他们的音讯。)

 

190076日,星期五

 

刘家山还算平静,但不断有邻近传道点的坏消息传来:繁峙的传道点被烧了,两个基督徒被烧死,其中一个是传道人。代州的传道点也被烧了。崞县的和奇村的传道点均遭抢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