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0
欢迎光临太原市基督教会网站,桥头街基督教堂欢迎你
   
文章正文
忻州的日记--献给近代殉道的传教士们(四)
来源: | 作者:海燕 | 发布时间: 2016-04-21 | 7886 次浏览 | 分享到:

1900718日,星期三

 

早晨六点多,一个村民来告诉传教士们,昨夜三四十个义和团从腾西沟村往傅家庄去了。在傅家庄,约有一百人聚集。

 

他一大早就上山,急忙赶来报信。大家并不认识这个村民。“这个洞有很多人来过了,恐怕不安全。另外有一个洞,离这里约莫有三里远的路,你们不如现在就跟我到那边去。”他气喘嘘嘘地说。

 

传教士们祷告求神的引导。西尼祷告道:“慈爱的父神,你的天使在我们前面行。只有你能拯救我们!如果是你要我们以死来荣耀你的名,想见我们戴着殉道者的冠冕与我们的主同在,就充满喜乐。我们将面对面与主耶稣相见,并且与他同行。主必会带我们进入天家!”

 

大家心里有平安,决定只带一些必须的卧具,马上转移。天已经大亮了,传教士们紧跟在村民的后面,贴着山坡,急速地往前走。在白天一队人行动,是非常惹人眼目的,幸好时间不长,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所说的山洞。

 

这个山洞比较大,而且也不阴湿,只是尘土重一些。在新的洞里安置下来后,狄克松又开始记日记,他觉得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近了,就更加急切地记下所经历的一切。末了,他写道:“神知道一切。我们信靠神,他会拯救我们。但我们也愿意死,如果这是神的旨意的话。”

 

到现在为止,大家所写的日记和信放在一起已经有一叠了,成了一本小小的书。谁能帮我们把它转交给我们在英国的亲人呢?──大家并没有太多的疑虑。凭十几年与中国农民相处的经验,狄克松深知这些善良的村民们。他们遵守着“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的古训,十几年前得到的帮助,还一直记在心里,自己的生活已经十分艰辛了,还是克扣自己甚至自己的孩子,省下食物来,冒险送给我们。他们中有很多人是可以托付的,可以请他们把这些东西交给后来的传教士。想到这里,狄克松写道:“愿神赏赐那把这本书,转交给朋友之手的人。”

 

晚上,狄克松和西尼回到原先的洞里去,在路上并见两个村民,就和他们一起把没有带走的卧具,还有一些埋在地下的食物,一起搬到新洞来了。

 

1900719日,星期四

 

昨天下午,大家发现这个洞还连着另一个小洞,通过一个狭小的通道就可以进去。小洞的顶,已经崩塌得厉害。于是,威廉斯和西尼爬进去,做了清理的工作。大家就在那个洞中之洞里过夜。虽然挤一些,却是好的藏身处。但如果被出卖了,则无处可逃,也可能被烟呛死。

 

昨夜来了四个人,从两个村子来的,带了一些杂粮做的食物,要换银子。他们说所有的都被清军封锁了,有义和团从太原来,不准人送食物上来。村民们走后,狄克松怀着感恩的心写道:“在这个饥荒的时候,当地的资源已经告罄,但神每天都给我们一些食物。”

 

这是逃亡的第二十一天。大家盼望着早日得到解救。但是出去的几个人,安叔根和张陵旺十六天前往东边去,何全奎九天前往东边去,至今没有音讯!然而,狄克松是安静的,就像一个镇静的统帅一样鼓舞着大家。每一个人都像在暴风雨中安睡的鸟儿一样,拥有不能夺去的平安。

 

贝茜到中国来的时间不长,但她为此却准备了很久。在向浸信会申请成为传教士之前,她就刻意训练自己,在家乡的教会教主日学,每一节课都认真准备。后来,又接受传教士的训练。她的意志力就像坚石一样,而且很能帮助人。来到中国后,她就随狄克松太太一起,走村串户,向妇女们传讲福音和永生的道理,她的真诚让人实实在在地看见了她所信的。她今年三十岁,传教生涯刚刚开始就要结束了。她抿着嘴,嘴角上现出几分刚毅,低头在日记本上写道:“我们不是常说,我们宁愿与主行在黑暗中,也不愿独自行在光亮处吗?现在就是向主证明我们的诚意的时候。他使我们有这样的诚意。”然后,她想起将来读到这些日记的英国的亲友们,也许会为她而伤心,就加了一句:“愿神给你们每一个人恩典来说,他的旨意是最好的!我在祷告中纪念你们。我爱你们!”

 

中午,不知为什么事,山下几个村子里的义和团相互打斗起来。后来,就有人来把他们解散了。

 

1900720日,星期五

 

平静的一天。只是狄克松太太病得厉害。

 

夜里,来了一个人,带了些燕麦面条,在洞口叫道:“面条换银子,银子!”他是一个吸鸦片的人。塌陷的脸颊,黄里透黑,两眼幽幽地看着人。

 

晚上十一点,那个吸鸦片的人又来了,带了些煮熟的粟米来。他说,他见到三四十个义和团在他的村子里,不过五六里远。在另一个村子里,也有太原来的三个义和团在训练村民,全都竭力要找寻藏在山里的传教士们。他建议传教士们搬到以前的洞里去。

 

这是他们所能得到的唯一消息。传教士们并不想打仗,只能逃。他们又一次包好了行李,搬回原先挖的洞里,是在分水岭的另一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