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0
欢迎光临太原市基督教会网站,桥头街基督教堂欢迎你
   
文章正文
【士师记查经】士十八1-31
来源:侯圣洁 | 作者:Amy | 发布时间: 2021-10-06 | 853 次浏览 | 分享到:

 士十八1-31 

内容简述:

一34提到但支派未能取得地业,不过,没有说他们一败涂地,以致完全放弃分地向被迁移。书十九40-48节描述了分给但支派的境界,当中记录但人未能征服分地,而是越过原有的地界,遷往利善(即拉億),并在此定居,第十八章是圣经其他段落曾经暗示或提到这次迁徙的详细报道。


内容分析:

1.“但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十八1)

根据士一34的描述,但支派的人未能取得地业,似乎是敌人过于强大而导致的,不过,我们要思想一个问题,为何同样的一个敌人,但支派的人不能取胜,而约瑟家(也就是以法莲和玛拿西支派)的人就能取胜,并使敌人成为服苦的人呢?或许,我们从这段经文中能略知一二。

 

2.“就在那里住宿······”(十八2)

这表明他们不是经过米迦的住宅,而是留宿一宿。根据圣经的记载,古代以色列人基于亲族关系,他们是比较殷勤好客的,他们引述亚伯拉罕为例(创十八),如亚伯拉罕在接待客人只是说给他们“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创十八5),其实供应了一顿有肉有菜的大餐(就是饼、烧牛肉、奶油和奶)。由于少年利未人与但人都是以色列同胞,米迦作为好客的主人便款留他们。

 

3.“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请我作祭司”(十八3-4)

利未人说是米迦聘请他在这里作祭司,通过这个“请”字我们可知,在这个利未人的心里,职份即可聘请,也可解雇的,他和米迦之间的关系是雇佣关系。这也为利未人离开米迦作了心理上的铺垫。利未人侍奉的动机也提醒我们,如果不是带着使命和异象服侍上帝,我们随时都会有可能“叛逃”,就如这个利未人,因为金钱和虚荣便让他离开了。

 

4.“请你求问神·····,你们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华面前的”(十八5-6)

但人要求利未人向“神”求问自己所行的道是否通达,不过,利未人是以“耶和华”的名回答但人。在士师记中,对神的称呼一般是“耶和华”或“耶和华神”,很少直接称呼“神”的,因“耶和华”是神的名字。当但人只是让利未人求问“神”时,似乎在他们看来,只要是“神”就可以,不论神叫什么名字,是他们不在乎的。因为他们只是希望通过“神明”的口,听到自己想听到的答案即可。

 

5.“见那里的民安居无虑······”(十八7-10)

但支派的人派出的五个勇士离开米迦家后,来到拉亿,见到那里的居民无忧无虑地过活,像西顿人那样。那个平静安稳的城镇,无人羞辱他们,也没有羞辱他们,也没有世袭的统治者。他们远离西顿人,与亚兰人也无来往。当这几个探子看到如此美地后,便返回并告知自己的同胞可以上去攻打此地。如何保证攻打的胜利呢?他们以“神”为名,作为自己得胜的保证。


6.“·····来到米迦的住宅······”(十八11-20)

但支派的人准备往拉亿去的时候,刻意经过米迦的住宅,然后,抢去了米迦住宅中的神像、以弗得像,不但如此,还说服米迦家中的利未人离开米迦,加入自己的支派,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

一方面我们看到,虽然米迦好心接待了但支派的五个勇士,结果为了自己买下了祸根,似乎好心却得不到好的回报;另一方面我们看到,这个利未人的确是一个见利忘义、爱慕虚荣之人。从这个利未人身上我们看到了,他将侍奉视为谋生的“工作”,藉着手中享受(独有)的权利为自己争取钱财和地位。利未人的侍奉态度值得今日的我们警惕,我们的侍奉是出于神的呼召,而非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好处,我们千万不可藉着先知传道或其他圣职职分为自己取财谋利。否则,我们将要更为严重的审判。

 

7.“·····但人还是走他们的路,米迦见他们的势力必自己强盛,就转身回家去了”(十八21-26)

但支派的人为了得到一个祭司和可以用来敬拜耶和华的雕像,竟然公开抢掠,米迦为了得回自己失去的神像,而要准备与但支派的人发生冲突。我们看到,他们虽然信神,却不愿意按神的话去做,如违背神的诫命制造各种偶像,为着胜利不择手段,没有公平公义。信仰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似乎是自己手中谋取利益的工具。但支派的人和米迦他们,不是认识神,却要为着“神”要发生冲突,这对他们来说,是多么讽刺。

 

8.“·····就用到杀了那民,又放火烧了那城·····”(十八27-29)

根据申二十10-15打仗的规矩,对于远离以色列的城市,第一步要向他们说和睦的话,那城若接受和议便不可杀人。就是那城拒绝和议而引发战事,也只可杀尽城中的男丁,妇女,孩子,牲畜和其他所有东西都可免于受害。拉亿在偏远的北方,和以色列人主要居住的区域有好一段距离,故此,但支派的人应先向他们招降,就是它们选择作战,也只可杀死男丁。而但支派的人却违背了神所命令的“圣战”条件。

圣经中格外强调拉亿的居民没有与别人来往,除了表示他们的遭遇无人能搭救,还要说明,随着摩西、约书亚一代的属灵领袖的离世,以色列人的灵性是每况日下,在以色列中已经没有清白的人,而最无辜的人却是拉亿的居民,是外邦人。原先是以色列人被邪恶的外邦人压制,现如今邪恶的以色列人却有欺压无辜的外邦人,可以说,以色列群体中的部分人已经与外邦人毫无二致了。

最新文章